首页 »

现场 | 剧院大厅里的一堂百人芭蕾课

2019/9/11 18:33:43

现场 | 剧院大厅里的一堂百人芭蕾课

下午3点不到,东方艺术中心大厅里,人群聚拢起来。有人刚刚在演奏厅里听了一场讲座,有人急匆匆地打开背囊,换上芭蕾舞鞋。2007年4月起每月第一个周六固定举办的“会员日”活动已坚持10年,这个月的主题是“足尖盛典”。

 

“我加快速度说,多占用大家一点时间,可以吗?”演奏厅里的讲座主讲人是上海歌剧院副院长、上海舞蹈家协会理事吴洁。从俄罗斯古典芭蕾说起,吴洁对下月即将访沪的俄罗斯艾夫曼芭蕾舞团的两台大戏《安娜·卡列尼娜》《罗丹》做了从剧情到风格的详细介绍。原定一小时的讲座“拖了堂”,没有人离开。大屏幕上,《罗丹》的一段双人舞片段放到第三遍,大家似乎都忘记了时间的流逝。吴洁不由感慨:“过去我们要看这么高水平的演出,最近也要特地飞到香港,现在,好戏送到家门口了,要是不看真的遗憾。所以我想尽量把它们的精彩之处提前告诉大家,避免这种遗憾。”

 

讲座散场,不少人被变了样的大厅吸引停住了脚步。撤去了中央吧台,空旷的大厅地板上铺起了芭蕾专用地胶,左右两侧各摆了两排座椅,落座者越来越多,座位又加了一排,还有很多人站在外圈向里张望。

 

下午3点,芭蕾课正式开始。报名者的年龄下限是14岁,最年长的阿姨学员已经50岁了。身高不等、身材不一、身上的训练服也不统一,但这并不妨碍大家听着3位老师的指令开始抬臂、踮起脚尖、旋转身体。音乐声起,每个人都努力舒展着身体,动作渐渐统一起来。

 

旁听席里,穿着便鞋的80后外企职员萧砚也站了起来,跟随指令跳起来。“我业余学过两三年芭蕾,从没在这样的环境里跳过”,萧砚有点兴奋,“外面跳广场舞比较普遍,芭蕾好像更阳春白雪。但其实,芭蕾的美是很有感染力的,芭蕾也能和普通人贴得很近。剧院大厅的挑高很高,灯光也很美,对芭蕾来说真是既合适又特别的空间。”

 

70后王侠是一名中学音乐老师,“大学里跳过舞,没想到在这里偶遇芭蕾,唤起了20多年前的身体记忆。”穿着旗袍的曹德妹从听众席加入了舞者队伍,“我70多岁了,小时候在芭蕾舞校学习过,因为身体原因放弃了。每每看到年轻人、特别是小孩子喜欢芭蕾、学芭蕾,总是特别高兴。”曹德妹是东艺会员,带着邻居来体验艺术氛围,“我们一大群人常常提前好几个月就买好整整半年的东方市民音乐会门票。在上海生活很幸福,剧场这么多,很多高水平演出票价也不贵。来剧院不仅能看演出,还能增长知识,零距离地感受艺术,爱上艺术,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