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面对面丨以色列先锋舞蹈家:现代舞是一种颠覆

2019/8/14 5:28:50

面对面丨以色列先锋舞蹈家:现代舞是一种颠覆

7月26日晚,在上海国际舞蹈中心剧场,当音乐落下最后一个音符,全场爆发出热烈的欢呼,一身粗布黑衣的Eyal和他的SOL舞团成员一起向观众鞠躬致意。他们没有想到,舞团的代表作《Sale》第一次来沪竟收获了这么多掌声。

 

情绪化、先锋性的现代舞在中国一直是比较小众的艺术形式,然而在以色列,现代舞却有着较高的普及度。人口只有上海三分之一的以色列,如何举全国之力支持年轻舞蹈家成长?一位长期与上海交流的以色列舞蹈家如何看待上海的现代舞蹈艺术发展环境?记者在后台与Eyal做了一次详谈。

 

成为一名舞者的路

 

在以色列有三大现代舞团,巴切瓦舞蹈团、基布兹现代舞团和维帝戈舞蹈团,每年,众多国际现代舞界的新星诞生于此。Eyal Dadon曾效力于基布兹舞团,现在是舞团里的排练总监和驻场编舞,并于去年创立了SOL舞团。

 

“以色列有很多舞蹈学校和舞团,学习舞蹈不是一件难事。在我们国家,舞蹈是一种自我表达的方式,很多人观赏和学习舞蹈。”这个留着一脸络腮胡子的27岁大男孩告诉记者,在以色列,成长为一名职业舞者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

 

Eyal出生在以色列北部的古城贝尔谢巴,17岁才开始学习舞蹈。“我清楚地记得第一次跳舞是在家里,自学了几个舞步,然后跟着音乐跳,我立刻感受到音乐和动作之间的和谐律动。”那时,Eyal经常自己在房间里一跳就是几个小时。就这样一年以后,他报考了当时贝尔谢巴唯一的专业舞蹈学校,经过面试就被录取了。

 

“刚入学的时候,学校把我跟其他20个六到七岁的小女孩放在一个班级里,我觉得尴尬极了,穿着黑色的紧腿裤、芭蕾舞鞋,跟着老师做动作,那些女孩子们都在笑我。”连续两年,Eyal都是早上9点到学校,晚上10点才离开。两年后,Eyal被与学校同一栋楼的一家舞蹈公司录取,从此走上职业生涯。

 

“我有不少在上海的舞蹈朋友,他们有的从3岁开始就练习舞蹈,一路科班出身,后来很多就到学校教书了,很少能在舞蹈编创的路上坚持下来。”Eyal介绍,在以色列有很多个人创办的舞蹈团体,他们以不同的方式生存着,其中有些也很艰难,但这不妨碍他们通过创作来表达自我。

 

观众的品味需要培养

 

去年10月,以色列巴切瓦舞蹈团带着《十舞》首登上海,以色列舞者独树一帜的舞蹈风格就让上海观众弹眼落睛。而今年,Eyal带领SOL舞团代表作《Sale》于本月26日、27日连续两晚在国际舞蹈中心上演,更是吸引了众多目光。以色列舞蹈家们正把一股现代舞风潮带到上海。

 

“上海是一个摩登城市,人与现代都市文化的连接非常深,人们对当代艺术的接受程度也会天然比其他地方高,只是目前上海还没有培养出现代舞的受众群。” 对于现代舞艺术在上海的发展环境,Eyal有自己的看法。

 

据Eyal介绍,在他所生活的城市,每天都有不同的舞蹈演出在各种小剧场上演。而在上海,舞蹈的上演率相较于其他艺术形式是较少的。据上海国际舞蹈中心工作人员介绍,平时现代舞剧的上座率也比经典舞剧低,为了培养观众,舞蹈中心主要以引进国内外比较成熟的作品居多。“一般观众对有故事情节的作品更容易接受,因此具有反叙事性现代舞会比较小众。”但Eyal认为,观众的品味是需要培养的。Eyal曾在一些城市开展艺术沙龙,向大众传授现代舞这门艺术以及用肢体动作来“治疗”内心的方式。不少参加过沙龙的普通受众后来成为了Eyal的“粉丝”。

新锐的舞蹈张力,加上《Sale》对消费主义的荒诞讽刺主题,让全球的观众耳目一新。

 

“现代舞是表现力非常强的艺术形式,相比起其他艺术形式,通过舞者纯粹的肢体语言、呼吸、情绪与观众实现的连接反而是更强烈的。”在《Sale》中,Eyal所设计的舞蹈风格奇特,在柔软到恍如无骨的流动中,突然间变得刚劲有力,然后又在一瞬间散碎一地。这种新锐的舞蹈张力,加上《Sale》对消费主义的荒诞讽刺主题,让全球的观众耳目一新,既感到无可捉摸,但又备受感染。“生活中的消费主义,能随时把人变成可以搓圆捏扁的市场化商品进行贩卖。”Eyal说,自己在舞蹈中所呈现的就是他看到的、感知到的真实世界。

在《Sale》中,Eyal所设计的舞蹈风格奇特,在柔软到恍如无骨的流动中,突然间变得刚劲有力,然后又在一瞬间散碎一地。

 

“抛弃”传统的创新之路

 

如今,以色列在国际现代舞界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世界各地的现代舞团里均活跃着以色列舞者的身影,这已成为一种“以色列现象”。然而这背后,以色列却走了一条漫长而彻底的革新之路。

 

过去,以色列有着优秀的传统民族舞蹈,这源于犹太民族悠长的历史。但这个历经战乱、分裂、灭国、迁徙的国度,在1948年立国以前,许多民族舞蹈已随着犹太人流离失所而被分散到世界各地。“今天,你在以色列看到的犹太民族舞蹈,有中东、欧洲、非洲甚至亚洲的元素,融合得不分彼此。”

 

“就像上海的海派文化,是从各种民族传统文化中融合并延续下来的,但以色列走了另外一条路。”Eyal介绍,对于以色列的文化精英们来说,更重要的不是极力恢复一套古典的舞蹈体系,反而更重视当代以色列人的智慧和创造力。于是,这个人口只有上海三分之一的国家,举全国之力向年轻艺术家提供平台,让他们发展出能够代表今天以色列创意和成就的现代舞。

“生活中的消费主义,能随时把人变成可以搓圆捏扁的市场化商品进行贩卖。”Eyal说,自己在舞蹈中所呈现的就是他看到的、感知到的真实世界。

 

Eyal所走的,正是以色列大多数年轻舞蹈家的路:最初接受西方经典的芭蕾舞专业学习,后来转到现代舞创作。不到30岁的年纪,从未到过外国学习,一直在以色列跳舞,先后在国内赫赫有名的舞团大放异彩,然后创立自己的舞团,走上国际舞台……